10.0

2022-09-01发布:

男人把大ji巴放进女人视频斯特拉拷问秘闻

精彩内容:

第一節
斯特拉製藥公司位于z國東部沿海直轄市的開發區內,主要提供醫療、安保等服務,但掀開這層僞裝,這個公司確隱藏著不爲人知
的秘密。 有著女性中鮮有的175身高,體型苗條、沒有一絲贅肉的韓冬,天生擁有一雙挺拔木瓜型的完美乳房,加上她嚴格控制飲食,經常在公司園區內的健身房鍛煉。 每個看到她的男人都會被激發出心底野獸般的佔有欲,把她佔爲己有,想要把她像玩物一樣蹂躏、虐待、摧殘直至體無完膚,徹底破壞。 她也是在機緣巧合中最早加入公司的女體教具,公司的很多藥品實驗、人體研究以及刑虐培訓甚至日常娛樂都是由韓冬完成的。
在斯特拉公司刑訊室內,榮磊正拿著手中帶刺的鞭子,左右開弓用力抽打著一個被以大字型固定在鐵架上的柔美的女體,每一鞭都結結實實的抽打在女生身上,胸部、下體都是鞭子重點的照顧物件。 女體已經慘不忍睹的胴體逐漸又被一道道猩紅可怖的血痕所佔領,幾乎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 榮磊停下鞭子,舒緩了一下肩膀說:"怎幺樣韓冬,你還滿意嗎,力道足夠嗎? "韓冬喘了兩口氣,稍微平複了一下呼吸,慢慢擡起頭微笑道"就你磊哥這樣,別說跟所長不在一個次元上,連張昊都趕不上呀。 "榮磊一聽,無奈的搖了搖頭,對著旁邊踹手站立的另一個男人說:"得,果然被看不起了,還是天宇你上吧,接下來就交給你了,我還是再多看看所長給的錄像學習學習吧,你也再給我上上課。 "說罷,放下鞭子找了個椅子坐下來,期待的看著天宇。 "我不能被看不起啊,所長我比不了,跟張昊還是能pk一下的吧"被榮磊這幺一誇,天宇稍有得意"韓冬,你覺得呢? "韓冬稍稍點頭說"你有空也教教老磊吧,別讓公司其他人瞧不起他哦。 "天宇回頭又看了看無奈的榮磊,對韓冬說道"好好好,我教,你要是疼就喊出來,順便讓老磊看看什幺手段用在什幺地方是什幺效果,現場教學,怎幺樣? 那我開始了。 "韓雪欣慰的說:"好主意,那我得替磊哥謝謝你啊,快開始吧,他連放在我陰道內的銅球都不知道怎幺用,手柄都沒拔出來,我看磊哥期待的都流口水了。 "榮磊摸了下嘴角,果然自己都沒注意到自己的囧態,哈哈的笑了起來。
天宇從旁邊櫃子裏拿出一個同樣帶手柄的銅球,轉動兩下手柄,銅球表面立馬刺出密布的鋼針,第二下鋼針竟然增長到2釐米,相當于給榮磊做了一下展示,隨後伸向韓冬下體內的手柄,轉動了兩下。 隨著兩次刺出的鋼針的刺入,深埋陰道的銅球內的鋼針馬上刺向韓冬的陰道,從四面八方將陰道紮透。 韓冬猛的一顫,咬緊貝齒,發出陣陣呻吟聲,胸前兩個木瓜型的乳房帶著橫七豎八紮入乳肉的鋼針不斷的抖動,甚是好看。 天宇拿來兩只帶鐵鏈的鈎子,從雙乳乳頭上部向內刺入、紮深,在鐵鏈的另一頭各挂上了一個2.5kg的砝碼,乳肉瞬間就被鈎子拽著向下拉伸,乳房上鐵鈎造成的傷口也被拉出了兩個小橢圓形的空洞。 雙乳受如此大刑韓冬也止不住發出啊! 啊! 啊! 的叫聲。 榮磊看的下體都産生了反應,天宇解釋道:"女人的胸部柔韌性很好,可以接受很多酷刑,尤其是像韓雪這種堅持鍛煉,胸型這幺好的乳房,不用點大刑都對不起這兩塊肉,是不是韓冬? "韓冬沒有說話,只是努力的點了點頭。 天宇準備了一大把各式各樣的鋼針,把幾個烙鐵放在刑訊室內的爐子上靠了起來,拿起另一個鐵鈎,伸向韓冬的陰部。 韓冬看見天宇一下準備了這幺多刑具,心裏一沈,沒想到天宇認真了起來,他才開始這幺一會就用到了這幺多刑具,再給一小時下體絕對會壞掉的,而且夏姐外出進行學術交流去了,醫療隊其他人員肯定不如夏姐醫療水準高,能不能把我恢複過來都說不準了。 天宇注意到了韓冬面部流露出的恐懼和對自己的抗拒,滿意的把鈎子朝向肛門處按了進去。 巨大的鈎子輪廓把嬌小的陰道口撐大,插入了幾釐米後用力向肛門方向鑽去,韓冬仰頭啊啊的喊了起來,要不是被身體各處的繩子綁在架子結結實實的,韓冬一準能蹦起來,而且隨著身體的晃動,陰道內的銅球又會給予韓冬加倍的刺激。 不過一會,一個亮閃閃還帶有一絲血迹的鈎尖就從肛門內頂了出來,此時韓雪已經疼的沒了力氣,嘴唇發白,全身都冒著虛汗。 "韓冬你還能挺住嗎? ""我沒事,不用管我,我還可以"韓冬勉強的說道。
其實天宇也是客套性的問了韓冬,都到這一步了他肯定不會收手的,同時也爲了給榮磊開闊一下眼界,肯定會下狠手,至于能不能恢複這就不是他考慮的了。 然後在鈎子尾端挂上了一個1kg砝碼,拿起兩根10釐米長的鋼針,在髂骨連線處的兩端,莫約找到卵巢的位置,然後從小腹外部,狠狠紮了進去。 韓冬還沒注意到發生了什幺,只感覺到盆腔內産生了劇烈的疼痛,就嘶喊了兩聲後昏死了過去。 天宇走進些,扒開了韓冬的眼皮用光閃了閃,又摸了下脈搏,確認沒有大礙後拿出了一把鐵釘。 他拉開大陰唇,把釘子一根一根的刺入陰道口周圍的肉裏,韓冬也只是輕輕的哼了幾下沒有醒來。 插了有十多根後,拿起爐子上已經燒紅的叁角烙鐵,在榮磊期待的目光下對著韓冬柔軟的腹部按了下去,瞬間就撩起了鼓鼓青煙,皮肉也在高溫的威力下發出滋滋的聲音。
此時劇烈的燒灼終于讓韓冬醒來了,注意到天宇正在燒烙自己的腹部,驚恐的掙紮了起來,但是她實在沒有力氣做出很合抵抗了。 不一會,在烙鐵按下的地方就變成了難看的黑色,韓冬也聞到了一股難聞的燒焦的味道,甚至還帶有一定烤肉的味道。 天宇把另一根烙鐵遞給了一旁看的入神的榮磊說:"別愣著了,你也像我一樣烙幾下"榮磊木讷的接過烙鐵,對著韓冬的乳房上比劃了兩下,韓冬無力的 看著榮磊,一般搖頭一般喊著"不,不要,不要啊......"天宇也不管韓冬,在猶豫了兩下後終于對著乳房側面按了下去,隨著韓冬用盡最後的力氣嘶喊出了一聲"不! "後,徹底昏死了過去。 他倆也沒在乎昏死過去的韓冬,一下一下的在腹部,乳房周圍烙了十幾下,直到烙鐵的熱量用盡後才停手。 榮磊瞧了瞧黯淡無光的烙鐵,又看向了韓冬,因爲剛剛太過興奮沒看韓冬的傷勢,現在回過神來注意到韓冬乳房,腹部沒有了一塊好肉,天宇甚至把韓冬那嬌小可愛,粉嘟嘟的乳頭都給烙沒了半個,全身都是難看的黑色疤痕,有些地方還冒著青煙。
"我說老劉,她這樣沒事吧,我是不是下手過頭了啊"榮磊不安的問向劉天宇。 "應該沒事,我問所長要的錄像帶,之前仔細看過,以前所長把韓冬虐的比這慘幾倍不止,也不知道所長用了什幺手段把她醫好了,你看,後來她不也不沒事? 哎,我不記得你也問所長要了兩個錄像嗎,你沒看嗎? ""我哪來得及看啊,我就一兵油子而且最近所長交給我任務還比較多,那個u盤一直在我櫃子裏沒動呢,我有空就回去看看吧。 "榮磊還是心有余悸的說。 正在他們交談時,刑訊室的門打開了,迎著他倆走進來了一位身高167,皮膚白嫩的美女,"呦,就知道你在這偷著樂呢,呀,還有磊長官,瞧瞧你們把咱家的冰美人給虐的,真慘呀"張潔調皮的說道。 榮磊輕咳了一下,略有尴尬的說:"是韓冬說要讓我練練手的,她說不能讓好玩的都讓他們佔了,讓我放下任務交給陳亞楠我來娛樂一下,而且大部分都是你劉政委做的。 ""哎哎,你說話摸摸良心,你自己動手沒,你也算個當兵的,能不能有點擔當? "天宇對著榮磊打趣道,天宇一看,得了,認了就認了,沒啥可丟人的"行,我認了好吧,我貪玩了。 對了,張潔你怎幺來了,有實驗? "張潔調皮的對著政委說:"沒有實驗啊政委,可是刑訊室本來就是我該待的地方呀,你說整個公司園區裏哪個刑具我們教具隊沒用,爲了滿足公司醫藥研發、人體研究還有培養人員刑訊素質,咱們公司的一些美女在這屋子沒少掉過眼淚吧"張潔又給政委眨吧了一直眼皮"尤其是我們教具隊的韓冬隊長,犧牲老大了。 "
天宇一看張潔又要邀功了,就打斷到:"對,這可多要感想你們啊,你先別得意,等你磊哥再學習學習刑訊手段,第一個拿你練手,保證比現在慘哦。 對了,我該給我那邊領導彙報了,這邊就交給你倆了,我先走了啊"張潔給天宇做了個鬼臉"誰怕誰,我才不怕呢。 "天宇臨走之前,還用力把貫穿陰道和直腸的鈎子扯了下來,把韓冬陰道口與肛門之間的嫩肉給撕裂了。 下體再次受到刺激的韓冬一下嗯啊給疼醒了,但沒一會全身的劇痛又使她昏死了過去。 張潔和榮磊都咯噔一下嚇了一跳,他倆對視了一下,天宇指著遍體鱗傷的韓冬說"這...""磊哥你就幫忙吧韓姐給解下來,砝碼也摘下來,然後幫我把韓姐抱到推車上就可以,其余的交給我吧""那好吧,辛苦你了"張潔搖搖頭說:"沒事,指揮官你就去休息吧。 "
第二
節 另一邊,在公司園區行政樓的地下某處辦公室,所長對他的助手交代到:"上次向德國SIG公司購買適用的槍械劇陳亞楠說不喜歡用,你直接去聯絡一下HK公司,採購一批步槍還有配件,順便挑一把你用著順手的狙擊槍。 夏琳應該也快回來了,她把需要的藥品製劑上飛機前已經彙報給我了,按清單逐一採購。 其他明面上的業務問題還是由老趙打理。 還有,把作戰指揮官叫到我這裏倆,去做吧。 "其實,這家醫藥公司不僅僅是做藥品的,他其實是一個包括秘密進行醫療、人體研究、安保、越境機密任務的私人公司,並且這家公司的隱秘業務只有極少數軍政高層才知道,而劉天宇政委就是軍方駐斯特拉公司的聯絡員。 公司明面業務由趙強打理,其他所有機密業務均由何傑這個戴眼鏡的瘦高年輕人指揮。
時間回到幾年前,剛剛大學畢業的何傑正愁著面試找工作,他是一個有著家國情懷的醫學生,輔修了管理學,時刻關注著國際局勢,他甚至有抱負參加到軍隊中,爲人民和戰士貢獻自己的力量,及時之後發生徹底影響他的重大事故也沒有改變這一點。 在面試過一家製藥研究所出門的時候,兩個成熟男性找到了他:"小夥子,我們很欣賞你,你有抱負有才識,關鍵是有遠見,我們想招聘你,這是我們研究所的名片,想好了就登錄背面的網站悄悄吧。 "謝毅說完,旁邊看起來像二把手的趙強遞給他了一張名片後兩人就驅車離開了。 車內,趙強對謝毅說:「謝總,他會來嗎,你不怕他把咱們舉報了? "謝毅笑笑說"不會,他也一定會來的""謝總,你就這幺肯定? ""那網址專門給他做的,密碼只有他的名字"兩人哈哈的笑了起來。 何傑看著這張非常簡約的名片,白色質地的硬制塑膠,正面僅有大寫的藍色英文"ASTLA",何傑喃喃道"這,是阿斯特拉嗎..."背面是也僅是一個網址,連個電話也沒有。 晚上回去後,何傑登錄了這個網址,要求輸入自己的名字才可以流覽,hejie,空格,回車。 原來網站上是這家研究所成立以來所有的經營活動,有在山區救助貧困村民,有在災害現場醫療傷者,也也在著名醫學論壇上發布研究成功...... 令何傑感興趣的是竟然還有與軍方在實驗室一起做研究的盜攝視頻,「能跟軍方有聯繫,還盜攝放在網上不怕被查水錶嗎。 "
之後的幾天又跟研究所聯絡了幾次,何傑終于推掉了其他的offer,加入了阿斯特拉。 之後的兩年內,謝毅就像父親教自己的兒子一樣,把有關經驗管理,醫藥技術等節能毫無保留的教給他,做什幺事都把何傑帶上,何傑也被謝總的人格魅力所征服,直到那次震動國內外的大事故。 第叁節正當何傑陷入沈思,門鈴聲打斷了他,「進來」一個看起來很精明的男人走了過來「所長你找
我? "何傑清空了一下頭緒說:"你好,指揮官。 "面對這個年輕的所長,這個曾經的法國外籍軍團特種兵差點給他敬了個禮,一點不敢輕視他。 "哈哈所長,什幺任務啊""沒有任務,只是給你打個預防針,時機成熟告訴你,那時候你會很忙甚至親自出馬,所以現在的任務就是—休息。 ""嗯? 好事啊所長,求之不得呢! ""我給你的錄像看了? "榮磊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說:"還沒有啊所長,沒空啊。 "何傑笑了笑說:"現在就去看,不要拖,看完之後白天過來找我,是命令。 "這下榮磊立刻標準站姿,喊了個"是",隨後笑道"見笑了啊所長,當兵那會的職業病,我回去了啊。 "
醫療室內,胡胖子正喝著泡麵看著h片,突然聽見有推車的聲音,胖子馬上切成了動物世界,原來是張潔推著推車進來了,張潔把推車推到手術台旁邊說:"胖子,韓姐就交給你了,別對韓姐動手動腳啊! 我先走了啊,困死了。 "胖子連忙答應,待張潔走後歎息道"得了,今天又要通宵了,正好試試夏姐留下來的葯吧。 "胖子方向泡麵,查看了一下韓冬,用手摸了摸韓冬的陰道口,湛起了一手混雜血液的液體。 發現連肛門都撕裂了,內心罵到"加班就完了,這下連福利也沒有了,那就用他的嘴巴吧"隨後把韓冬的頭移動到推車邊緣自然垂下,脫下褲子把陽具插了進去。
胡胖子插了一會覺得暈死過去的嘴巴也不動的沒啥感覺,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陽具被一根舌頭包裹了起來,非常舒適,原來韓冬醒了。 他連忙拔出雞巴,笑嘻嘻的說:"不好意思啊,沒忍住,我這就給你手術! "韓冬卻有氣無力的說:"沒事,本來就應該犒勞一下你的,身體都這樣了不差這一點了,你看我身上的這些物件,想玩什幺就玩什幺吧,只是下體被撕開了,陰道裏面還有個刺猬球,要不然你可以查陰道的。 "看著如此淒美的韓冬,胖子非常高興,又把雞巴插到了韓冬嘴裏,不過這次有韓冬靈巧柔軟的舌頭不斷按摩陽具,快感不是剛剛所能比擬的。 胡胖子一邊享受著下體酥軟的舌頭,一邊把雙手伸向還插在乳房上的鈎子,隨著身體的抽插,雙手也用力的拉扯乳房上的鐵鈎,韓冬的雙乳就在鐵鈎的拉扯下不斷的改變著形狀,傷口也在反覆的撕裂中不斷留出血迹。 但是再怎幺疼,韓冬也沒有放鬆嘴中的吞咽,還伴隨著疼痛更靈活的纏繞、擠壓胡胖子的陽具,這讓胡胖子彷彿升入天堂,極樂無窮。 胖子拉扯鐵鈎的手越來越用力,甚至還扭轉改變方向,把雙乳擰成兩個不規則竹筍狀,"如果沒有這幺多的鋼針,肯定很漂亮"胡胖子想道。 終于,伴隨著胖子的射精,雙手也用力將雙乳撕裂,胖子仰頭長舒一口氣,一看韓冬又昏死了過去。 換上手術服就開始手術了。

榮磊回到宿舍,打開抽屜,拿起了所長的加密u盤,插入電腦,原來是一個不同視角的一段影片錄影,再一看時間,發現是快一年前的視頻了。 榮磊打開第一個視頻,是在一間看起來非常恐怖灰暗的刑訊室,周圍的刑具很多都沒見過,而且比刑訊室的刑具看起來還要可怕。 視頻中率先出現了一個大約175的長腿美女,胸部呈完美挺立的木瓜型,而且還沒有給人破壞美感的大胸感覺,尺寸非常合適。 "這不是號稱冰美人的韓冬嗎! "榮磊驚訝道,隨後出場的是所長,然後是忙前忙後所長的助手—楊烨。 正當楊烨要把韓冬捆綁起來的時候,"咚咚咚"聽見了敲門聲,榮磊趕緊把視頻關掉,把u盤收回到抽屜裏。 開門一看,是陳亞楠,「陳隊長? 你怎幺回來了,給jack馬的保镖任務完成了? "榮磊驚訝的說。 陳亞楠明顯是一路小跑過來的,有點呼喘:"交接完成了,已經與jack馬的私人保镖團隊完成交接了,我這不完成任務要給你彙報一下嗎,榮! 磊! 指! 揮! 官! 不歡迎我啊? "榮磊迷惑的摸了摸腦袋"發個任務簡報不就行了,孟小芸還有白奕都回來了嗎? ""你讓不讓我進們啊,有沒有點禮貌,我這一路小跑過來的讓我歇會好嗎老大? "亞楠故作生氣的說。 榮磊也沒辦法,讓她進來,給他倒了杯水喝"你慢點喝,說吧,什幺情況? "
亞楠放下水杯,緩了一緩後說道"護送jack馬的任務已經順利完成,沒有發生任何意外,小芸沒回來出去找男人野去了,白奕已經帶著我們仨的裝備送到設備科了,我在你宿舍裏,彙報完畢。 ""小芸那丫頭還是不讓人省心,最近本市可不太平,讓壞人抓走了怎幺辦,她又沒你這幺能打,心太大了。 "榮磊生氣的說"我說她啦,但是她說反正任務都完成了,也該給自己放放假了吧,她還說雖然沒我厲害但是兩叁個毛賊也不是她對手,我還怎幺說。 "榮磊也無法反駁了,靜靜的做在沙發上生悶氣。
亞楠看他有些生氣,坐到了他身邊,妩媚著靠近榮磊,拿著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上。 這把榮磊嚇了一跳,剛剛在想小芸的事沒注意亞楠的行爲"陳,陳,陳隊長,你想幹什幺。 "亞楠笑著說:"感覺舒服嗎阿磊,我覺得咱們作戰部隊是不是也得休息一下放個假啊~"榮磊還是沒從驚嚇中反應過來,手掌還不自主的捏了兩下"舒,舒服,啊舒什幺服,我命令你離我遠點,回你自己房間去! " "現在你不是指揮官,我不是隊長,你不是我上級,你是叫榮磊的男人,我是叫陳亞楠的女人~"亞楠知道榮磊雖然在法國外籍軍團當過特種兵,作戰也雷厲風行乾脆利落,每次任務只要是他指揮都跟如有神助一般,但亞楠還知道,這家夥沒多少性經驗,只是個帶兵的老兵油子,今天必須好好的教教他,她自己也憋壞了。

榮磊衣服已經全被扒下來了,亞楠也脫乾淨了,不是榮磊反抗不過,只是他也想體驗一下性生活到底什幺感覺。 榮磊一直手握住亞楠的胸,一只手從背部抱住她,亞楠把他的陽具送入陰道,榮磊也知趣的前後抽插了起來。 榮磊身材不想美國大兵一樣有大塊頭,但他屬于那種比例均勻的健美形身材,亞楠也抱住榮磊,伴隨著榮磊陽具的抽動發出陣陣嬌喘,榮磊嘴巴也沒閑著,再次親上若雲,咬住她的舌頭,好好的品嘗著絲滑的"美食",同時左手用力把玩亞楠的右乳,不斷拉扯、抓握,引起亞楠陣陣嬌喘。 就這樣他倆互相糾纏了一個小時,在亞楠這裏交出了公糧,又在浴室洗了個鴛鴦浴,坐在臥室床上休息。 "陽具不小啊,你這個直男水準也不差,我很喜歡,不知道刑訊方面的手法怎幺樣? "亞楠一邊擦著頭髮一邊說。 "別提了,下午還被張潔和韓冬嘲笑了,讓我跟天宇學幾招。 "亞楠一聽,呵呵的笑了"我來教你啊,我給你當教具,不管你用什幺殘忍的手段我都願意。 "榮磊有些感動的說:"我的水準怕是永遠趕不上所長..."他突然想起所長給他的"任務"一下子從床上跳了下來,打開電腦插上u盤觀看了起來。
亞楠很不解,從床上下來坐到榮磊旁邊,所長能下這幺奇怪的任務? "這是所長私人的刑訊錄像吧,看擺設是。 "榮磊側頭問"你去過那嗎? "亞楠搖搖頭說:"我也僅僅是去過,幫教具隊長韓冬送過東西,那是所長自己私人的刑訊室,比咱們用的更高級,更殘忍,挺嚇人的。 "榮磊點點頭說:"所長今天讓我把錄像看完後白天去找他,說是命令。 "亞楠心想能拿到所長的加密u盤,還讓榮磊加班看所長私有的刑訊錄像,真是夠照顧他的。 因爲所長的刑訊錄像很稀有,亞楠很好奇,她拿起滑鼠往後拖到中間後半段,停下的畫面著實讓他倆嚇了一跳:之間韓冬下體被插進了什幺東西,以一字馬的形態倒挂了起來,雙乳還被套上了刑具,看樣子起內部已經把乳房完全穿透,還有很多鋼針露在外面,雙乳下面還吊了幾個啞鈴片,雙臂被幾根鐵杵橫向貫穿,大腿也是,下面也吊著很多重物。 除了插在陰道內的東西連著房頂下來的鐵鏈,再也沒有看見有什幺能吊起韓冬的東西,看樣子是只有下體承受了全身以及重物的重量。
榮磊看到這下體也産生了反應而高高的挺起,亞楠摸了一下下體竟然也留出了淫水,而且亞楠的臉以及紅紅的了,感覺自己口乾舌燥,心想"什幺時候我也想被虐成這樣,我這受虐狂可真沒救了"。 正當他們看到錄像中,所長拿著一個內部爲鋒利刀片的改造鐵鈎紮向韓冬的肚臍時,他們手上通訊手環發出嗡嗡警報聲並閃著紅光。 這個手環是由HW電子錶改裝的,出外勤的作戰隊員都會佩戴用來定位和檢測生命體征,當隊員生命體征出現異常時,就會給其他手環已經斯特拉發送警報和定位,以便進行救援。 他倆趕緊電擊手環查看警報,異口同聲的說「小芸出事了! " 。 何傑看著這張非常簡約的名片,白色質地的硬制塑膠,正面僅有大寫的藍色英文"ASTLA",何傑喃喃道"這,是阿斯特拉嗎..."背面是也僅是一個址網,連個電話也沒有。 晚上回去後,何傑登錄了這個網址,要求輸入自己的名字才可以浏覽,hejie,空格,回車。 原來網站上是這家研究所成立以來所有的經營活動,有在山區救助貧困村民,有在警方現場醫療人員,也也在著名醫學論壇上發布研究成功...... 令何傑感興趣的是竟然還有與國方方國的「國方」在已一起做研究的盜攝視頻,「能跟國國關係」有聯系,還盜攝放在網上不怕被查水錶嗎。 "節張昊是斯特拉的副所長,是由何傑兩年前通過一些手段從監獄中撈出來的年輕人,他爲了給患絕症的家人治病大學辍學在機床廠當技術
員。 因爲報複企圖玷汙自己姐姐張曉茹的強姦犯將他失手打死而锒铛入獄。 何傑給了他一個加入斯特拉的機會,條件是承諾給予他家人治療絕症的機會。 其實他的副所長只是個空銜,除了製作刑具和安保器材其他什幺都不幹。 讓張昊加入可能其實只是何傑自己的奇怪癖好吧,這點沒人知道。
在公司基地內的刑具研發室,張昊敲打著一個朝上的u型的裝置,內部全是長長的鋼針,"把它分成活動的叁部分會不會好一點? 底部再加上一點其他的東西,以後再改吧,這個先試試再說。 "隨後擰好最後一個鋼針,拿起了另一個類似抓娃娃機抓鈎一樣的刑具鼓搗了起來。
若不是研發室門口一個小牌子寫著"刑具研發室",只看內部的擺設,恐怕所有人都會以爲這也是一個刑訊室,因爲周圍胡亂堆砌著大大小小奇形怪狀的刑具,很多刑具連刑訊室都沒有,比如奇怪的叁角木馬、有類似中世紀特色的鐵處女、不可名狀的刑椅等。 大部分新發明的刑具經過測試會成爲刑訊室正式的刑具,驚歎于張昊的想像力和動手能力,大家給張昊起了個"發明家"的外號,但張昊確很反感這個稱號。 張昊是除了何傑以及他的助手楊烨外最能接觸到所長私人刑訊室的人,張昊的刑具雖然也有一些會被所長發掘拿走,但有幸仔細觀摩過那間神秘房間他發現,何傑才是真正的"發明家"。 所以每當有人喊他外號的時候都會搖搖頭,覺得自己配不上這個稱號。
"還忙呢? 又發明什幺好玩的玩具了啊,我們的大發明家~"張潔不知道什幺時候走到了張昊旁邊笑道。 "怎幺又叫我發明家了啊,好玩的有的是,怎幺你想試試啊? "張潔沒搭話,在研發室轉了一圈"比我上次來比多了不少東西啊,還有你這怎幺這幺亂,一點不整潔"隨後張潔就動手搬弄整理了起來。 張昊也沒管她,一邊操作著手中的鈎爪一邊問道「挺晚的了,不回去休息嗎? "張潔放下一個裝滿小物件的箱子說:"剛剛把韓姐推到醫療室交給胡胖子了,榮磊和天宇哥幹的。 ""指揮官也參與了? "張昊停下手中的活回頭問道"我還以爲他這個直男對這個沒興趣呢,可算上道了。 "張潔擺了擺頭:"誰知道呢,磊哥說狠手都是天宇下的,韓冬姐都暈死過去了,可能是不在狀態吧,如果是我......"張昊放下刑具,笑著走向張潔問道:"我看啊,你絕對是皮癢癢了,今天晚上就待在這吧,我也不回去了,滿足一下你。 "說著,張昊伸手摸向張潔胸部,隔著衣服揉著一只乳房,另一只手掀開短裙,伸到內褲裏。 "呦呵,下體都濕潤了,別憋著了試試咱們的新玩具吧,等等,沒戴胸罩啊"張昊找到已經挺立的乳頭,連著衣服擰了幾下。
張潔感到有點疼痛,發出兩聲"哦"的聲音,半推搡的說"我才不想玩呢,戴著難受就摘了"沒人注意到的是張潔竟添了兩下嘴唇。 "到了閻王殿可就由不得你了,本王宣布今天你要實驗一下新刑具! "張昊說著,就脫掉了張潔的上衣,並拉著她的乳頭走到了一根柱子旁。 "不要啊,胡胖子肯定忙不過來的,你要下手重了我可就危險了啊"張潔扭捏的回答道。 張昊:「不會的,我下手會輕一點的,胡胖子能行的,再說你不一直想體驗體驗虐殺大刑嗎? "剛進行手術的胖子正拔出插在韓冬乳房上鋼針,突然打了個噴嚏差點把鋼針從胸部捅到胸腔內"阿嚏! 誰又罵我了。 "
張昊把她的手綁在身後的柱子上,又脫下她的裙子和內褲,把那只還沾有少女淫液的內褲揉成一團塞到張潔的嘴裏,再用一個塞扣球堵住內褲,帶子在腦後繫緊。 現在張潔就徹底失去了反抗的機會,嘴裏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任人宰割。 張昊手拿幾根鐵針,脫下褲子,把陽具插到她已經濕潤的陰道裏,連潤滑都不需要,陽具擠開張潔陰道裏的層層橫脊向上延伸,緊致的小穴加上陰道內互相擠壓的柔軟小肉丘不斷按摩這張昊的陽具,使他很是受用。 "放心吧,這次就實驗兩個刑具,用不著擔心"張昊拿著手裏的細長鋼針說。 聽到這,韓雪其實是有些失望的,她想被狠狠折磨摧殘:乳房被割掉,下體完全摧毀成爲一個爛洞,四肢和軀體被橫七豎八的割開並插滿鋼針、鐵杵、刀子、鐵鈎,烙鐵胡亂的在身上按,甚至把雙乳烙穿、烙沒,肚子最好也......
雖然感到一些沮喪,但爲了不打擊張昊的興趣,還是帶微信對他點了點頭。 張昊拿著一根鋼針,對準張潔稚嫩挺立的右乳頭紮去。 也許是因爲受到下體快感的刺激,或者是涼風的吹撫,嬌小粉嫩的乳頭屹然挺立。 張昊沒有一下子紮進去,而是對準乳頭中心一點一點的碾著鋼針緩慢的刺進去。 下體也因爲受到胸部敏感部位的刺激更用力的夾緊陽具,張昊甚是受用,大概紮到乳房中心後停了下來,乳頭外部還留著了一截閃閃的鋼針。 張昊終于在紮完右乳後在張潔體內發洩了出來,張潔也發出一陣嬌喘只是因爲被內褲堵住了嘴巴變成了嗚嗚聲。 發洩完的張昊退出陽具,走到一邊收拾好自己的下體,又順手拿來一塊木頭塞到了張潔背部與柱子之間,這樣她就被迫向前挺胸突出胸部。
張昊用一根鋼針從右乳下側中間向上穿透,不一會在乳房上側就出現了一個小突起,再一使勁,鋼針終于突破乳肉從上面探出頭來。 還沒帶張潔消化掉這股疼痛,她又感覺到右乳外側有尖銳的東西在刺向內部,一陣疼痛之後才發現張昊橫向紮穿了自己的奶子,兩根鋼針在奶子內部形成一個十字形。 隨後又是兩次斜向穿透,張昊吧4根鋼針程米字狀交錯在乳房內部。 以同樣的操作完成左乳的穿透後,他用鉗子截掉了乳頭處多余的鋼針,然後雙手抓在張潔兩個奶子上不斷蹂躏。 自己的性器官收到如此刺激引得她連連叫喚,下體也流出更多淫液帶著精液流順著大腿流了下來。 終于,伴隨著胖子的射精,雙手也用力將雙乳撕裂,胖子仰頭長舒一口氣,一看韓冬又昏死了過去。 換上手術服就開始手術了。節
他解開張潔的雙手,拿出了兩個"娃娃機鈎爪",4根呈傾斜L形的鈎子頭對頭對在一起,且4個L形的底部在一個平面上,末端還有一根鋒利的倒刺,看的張潔不寒而
慄。 她設想如果被這個東西抓一下,奶子內部肯定會被抓爛的。 他把張潔的雙手背到背後小臂重合,然後用綁帶綁緊,這樣張潔的奶子就會先前挺去。 隨後張昊把抓鈎張開,連上電源但沒通電,通電後抓鈎瞬間收緊"铛"的一聲撞在一起,把站在一旁的張潔嚇了一跳,並且止不住的發抖,但通過她摩挲的大腿可以知道她除了恐懼,多少還有一些期待。
張昊試了兩只鈎爪之後確定沒有問題了,就把抓鈎張開,一只手拿著鈎爪,將中間頂部頂到左乳頭上,另一只手放在電源開關上。 張潔瑟瑟發抖的挺著胸部,心髒砰砰砰的仿彿要跳出來,等待著毀滅降臨在奶子上。 只聽沈悶的"铛"的一聲,鈎尖帶著倒刺勢不可擋的在刺入乳房,在乳房深處碰撞在一起。 張潔乳房遭到了暴力的穿刺,下意識的向後躲閃,幸好張昊拿的準,把乳房拽的長長的,再次加劇了胸部的疼痛。 他擰下一個機關,這樣鈎爪就會被鎖死,即使用再大的力也無法張開鈎爪了。 隨後用同樣的方法穿刺了右乳房,再用兩個從房頂垂下的鏈子連在鈎爪上,開動碾盤使之慢慢上升。 張潔本身個子比較嬌小身高只有162,隨著鏈子逐漸上升,鈎爪勾著奶子也在逐漸上升,她只能慢慢踮起雙腳以減輕乳房的撕扯。 但是張昊沒有理會她的痛苦,碾盤繼續上升,最後連張潔的腳趾也不夠用並且離開了地面。 兩只嫩乳已經被拉到了脖子的高度,張潔頭用力向後仰去,兩條如凝脂般順滑的美腿也向後挺去,彷彿可以減輕胸部毀滅般的痛苦。 漂亮的腳丫用力的蜷起來,以表達無處發洩的疼痛。
張昊欣賞了一下這受難的美麗的女體,用兩邊拉出來的繩子把她的雙腿分開,形成一個w形,小穴就大大的朝下敞開了。 他搬來剛剛的那個u形針板放在了張潔會陰正下方,好像只要張潔從上面掉下來,下體陰道、肛門、陰阜甚至屁股都會被這些四五釐米長的鋼針胡亂的紮透。 但張昊尋思了一下搬走了u形板,換來了另一個銅製刑具。 這個刑具下方是一個爐子,爐子上是一根垂直向上的足有8釐米的粗大陽具,連在一塊凸起固定在爐子上。 爐子上部整個是一個銅製整體,用來傳導爐子的熱量。 張昊生起爐子後,降低了一些張潔的高度,調整爐子的位置,使銅陽具對準張潔的陰道口。 她又拿起一個類似漏鬥的東西,漏鬥窄段非常短並且還有4個小孔,把她插進張潔嬌小稚嫩的陰道內,用4根釘子通過那4個小孔紮進陰道壁內。 就這樣,漏鬥就被固定到了陰道口上,對準下面的銅製陽具。
"今天就試這幺點新玩具,怎幺樣,做這些東西很費勁的! 千萬別亂動哦,不想下體被烙糊就好好的呆著。 "張昊抹了一下額頭上的汗說。 此時張潔已經不敢做出任何動作了,生怕因爲晃動撕裂雙乳而掉落下來,只能皺緊眉頭默默的忍受。 "我本想再改進一下的,比如銅棍頂端和底座加上鋼針,或者銅棒上加一把小刀用來割開陰道,再或者加長高度......"突然,張昊的手機響了一看是劉天宇打來的"餵,政委,有什幺事啊,什幺? 小芸失蹤了! 出事了! 好我馬上跟你們彙合! "張昊挂上電話就準備離開,忘了在這還挂這個人,快出門才想起來回頭說道:"小芸恐怕遭遇不測了,放心吧爐子裏的碳我沒放多少,就算掉下來也烙不死你,我一 會給胡胖子發消息讓他明天早上派個人找你,我得趕緊走了啊"說完抄起一根棍子就跑了出去,完全沒在意"嗚嗚嗚"仿彿在喊"快回來放我下來啊"的張潔。
隨著乳房開始出現下墜的趨勢,下體也因爲熱量的烘烤而冒出汗水滴在下方銅具發出"呲,呲"的聲音,張潔努力的低頭想看看銅棒現在怎幺樣了,沒想到銅棒都燒成暗紅色了,而且爐子內的火絲毫沒有減弱。 她甚至後悔爲什幺不在一開始就掙紮使雙乳撕裂呢,隨後揚頭怒駡道「張昊你個狗雜碎! "其實也只是"嗚嗚嗚"的聲音罷了。 感覺正在一點一點撕裂的雙乳,張潔嗚嗚的哭了起來。 此時本市某地,渾身遍體鱗傷的小芸雙手被吊在一個廢舊工廠內,下體不斷留著血順著大腿滑落。 一個看起來就窮凶極惡臉上有個刀疤的人,看著小芸沒有了多少反映,拿著刀在她面前晃了晃,抵在了小芸豐滿但傷痕纍纍的右乳上,小芸有氣無力的喊著:"不要,不要,求求你放了我"但歹徒沒有理會,反而還喪心病狂的笑了起來,伴隨著刀疤男猙獰的笑臉,用刀慢慢的刺入了小芸的右乳......
本章完

男人把大ji巴放进女人视频